社会 热点全览

蛋壳公寓爆雷舆情简报:蛋壳套牢的年轻人如何自救

2020-11-25 | 优讯舆情 1301 企业舆情 舆情监测 蛋壳公寓 长租公寓

11月,作为管理房间“40万+”、累计服务用户“100万+”的上市公寓管理企业,蛋壳公寓不断爆出讨债风波和维权事件,热搜不断,引发媒体和社会广泛关注。


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白领公寓品牌,公司于2015年1月在北京成立,正式进入O2O租房市场,目前在北京、深圳开设分公司。截至2019年1月17日,蛋壳公寓管理房间数量接近40万间。


舆情概述


11月

据中新网消息,因拖欠房东房租与租客退款,蛋壳公寓陷讨债风波

11月16日起

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全国多地蛋壳公寓办公区域开始出现大规模解约维权事件。北京市住建委方面向记者回复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了专办小组,希望能平稳解决此事,后续处理方案会及时公布

11月16日

与蛋壳合作“租金贷”业务的微众银行发表公开声明称:“建议客户在已付期间继续居住,保障合法权益。如果客户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如强制清退、断水、断电等情况),建议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正当权益。如客户已被迫搬离,我行将做出适当安排,尽量保护客户权益,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征信将不受影响。”


微博截图


同日,@蛋壳公寓 微博发文:“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一直到11月20日,@蛋壳公寓 保持每天更新1-2条微博,此后至25日,无微博更新。



微博截图


11月19日凌晨

即美东时间11月18日,“蛋壳公寓将被我爱我家接盘”的消息持续发酵,蛋壳公寓股价再度大涨90.42%。蛋壳公寓已于北京时间11月18日(美东时间11月17日)收盘大涨75.18%。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近期,我爱我家包括董事长、总裁谢勇等高管多次洽谈接手蛋壳公寓事宜,目前我爱我家正核算财务成本问题。同时,上述报道称,“受北京市相关部门邀约,包括自如、相寓在内多家长租公寓参与商谈接手蛋壳事宜。”对此,我爱我家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暂时没有接到相关的通知”。

11月24日

据媒体报道,蛋壳公寓南京、成都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成都太升南路附近一写字楼内,蛋壳公寓成都线下办公室。大量房东前去维权讨要拖欠房租或寻求解约。但蛋壳线下办公楼却已人去楼空,仅在门上贴着转为线上处理的二维码。房东们表示,该办公地昨天还有工作人员在办公。


微博截图


截止11月25,话题#蛋壳公寓##北京住建委成立蛋壳公寓专办小组##蛋壳套牢的年轻人如何自救##成都蛋壳公寓办公室人去楼空#累计阅读7.68亿+,讨论24.6万+


微博截图


优讯全媒体舆情监测平台监测数据显示,自11月16日至11月25日13:30,#蛋壳公寓#相关话题已达9.8万+


优讯全媒体舆情监测平台-舆情走势图



其中,微博为事件主要发酵平台,共81260条数据,占全量数据的82.96%。


优讯全媒体舆情监测平台-媒体分布图


媒体评论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该资金池不仅没有得到有力的监管;相反,多数长租公寓运营商拿到这笔钱后,往往选择加杠杆收购更多的房源,以此实现快速扩张。但一旦租金收入下降、租金贷来源减少,这一运作模式便会“爆雷”,甚至陷入流动性危机,并产生各种纠纷。


因此,为有效避免风险,强化对住房租赁资金账户的监管迫在眉睫。目前,深圳、成都、西安、重庆等多个城市先后发文,明确要求加强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其中,深圳明确提出,不得通过“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方式,哄抬租赁价格、加大企业资金断裂风险、侵害房屋权利人和承租人的合法权益。


把租金管起来只是第一步,面对复杂的市场环境和各种潜在风险,监管措施还应“跑在风险前面”,更具前瞻性,多些事前预防,少些事后补救。


——经济日报-《长租公寓预付金不是"唐僧肉"》


实事求是地说,蛋壳公寓爆雷的影响相比其他长租公寓更广,此前“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玩火模式让蛋壳得以快速扩张,在长租公寓领域占据了头部位置,形成了全国市场;而一旦蛋壳最终真的倒闭,其破坏性也一定更大。不同于ofo倒闭大几十元、小几百元的押金损失,蛋壳裹住的是上千元甚至上万元已经交过的房租和押金,以及数以万计的房源。这一现实面前,不仅租户需要得知蛋壳公寓目前的真实情况以便尽快做好下一步打算,有关部门也需要了解蛋壳公寓的实际情况,思考如何不因大厦的轰然倒塌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南方周末-《“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的蛋壳公寓,你们人呢?》


面对此类现象,不论是为了保护租客权益,还是为了消弭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关部门都应对长租公寓滥加杠杆的做法加以限制。这并不是说长租公寓企业不能靠时间差赚钱,而是要求相关企业在进行金融操作时,必须有清晰的风险意识,以未雨绸缪的方式维护租客的安全底线。近段时间,成都、西安、重庆等城市已经先后发文,要求长租公寓企业建立唯一的住房租赁资金监管账户,将一定量的租金纳入该账户,用于压低企业杠杆,防备违约风险。与此同时,对于企业滥用租金贷套路年轻租户的做法,有关部门也应在认真研判后加以合理约束,防止金融工具成为吸血工具。


——中国青年报-《长租公寓频频"爆雷"风险不该由租客承担》


长租公寓企业“暴雷”根源在于企业的高风险经营,以较高成本收房,出租金额不一定高得过收房成本,把盈利希望寄托在沉淀的资金池市场套利上。就高收低租来说,主营业务是长期亏损的趋势,就市场套利来说,又是在监管范围以外,对于企业、房东、租客都有高风险的事情,这是不可长久持续的。长租公寓企业如果没有低成本房源,不能收取稳定低收高租差价的话,应该认真思考未来的发展模式,充分考虑风险因素


当然,除了企业自身以外,相关监管部门应该给长租公寓企业提出新的监管要求,诸如要求企业经营规模和自有资金相匹配、要求企业托管的资产规模与自有资金的比例在一定数值以下等等。


中国工商时报-《加强长租公寓"资金池"监管刻不容缓》


问题集中爆发的背景是疫情。疫情导致租赁市场迅速减少,租金价格也有所下滑。这对蛋壳等公司非常不利,本来行业积累有限,就更容易在疫情中耗干最后一滴血。因为,和互联网边界成本为零的模式相比,长租公寓看似轻资产,其实很重,需要雇很多人搜集、维护和推销房源,装修房屋的成本也很高,这些都会压缩利润空间,所以长租公寓公司一般会收取租客服务费,增加利润,营收形式上做得很像信息公司,还会推广租金贷,好让更多人租上房,做大客单价。但关键是,一旦做到一定规模,想要继续获取房源的成本就会越来越高


当然,长租公寓并非没有生存空间,关键是能否降低房东管理成本,提高装修品质和出租率,提高顾客满意度。市场需要专业的租赁管理者,长租公寓运营者就可承担这个职能。在此过程中,正常的市场探索部分应该给予其容错空间,因为犯错本身就是市场需要付出的代价,没有不经验证就天然正确的模式。其实,在传统租赁市场这些问题也同样存在,只是没有集中在一些品牌上爆发而已。此外,市场需要建立行业黑名单和投诉预警机制,提示租赁各方风险,降低不良率发生。


——证券时报-《长租公寓"鸡飞狗跳"市场需给予试错空间》


网友评论


微博截图


舆情小评


蛋壳公寓的经营风险早有苗头,2017年至今,蛋壳公寓亏损额共计达63亿元。长租公寓因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亏损”的现象早已成为业内共识。


再加上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长租公寓入住率下降,租金收入减少,特别是来自“租金贷”业务的现金流锐减,导致部分长租公寓企业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长租公寓背后的“租金贷”模式及预付租金使用的监管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可以说,强化对住房租赁资金账户监管迫在眉睫


实际上,各地已经采取一些措施,为长租公寓戴上“紧箍咒”。比如重庆要求承租人支付租金周期超过三个月的,住房租赁企业收到的租金和以房屋租赁贷款方式获得的资金都应纳入监管。西安明确,“托管式”租赁企业在开展租赁业务前,需要和西安范围内的商业银行签订《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协议书》,开立存量住房租赁交易资金监管专用账户。


正如,每日经济新闻评论所说,“只有做好资金监管,让租客的钱真正用在支付房租上,才能防止“蛋壳”们割韭菜。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免费申请试用 为满足更多用户对舆情监测的需求,轻松实现信息收集,快速便捷的图表制作、 分享,让更多用户体验到优讯全媒体
舆情监测平台强大而专业的个性化定制功能,现可申请开通优讯全媒体舆情监测平台体验。

名额有限,申请从速!